Tuesday, October 12, 2010

三元在《自由聖火》 指控諾貝爾獎評委會和劉曉波 的啟示

  1. 兩個荒謬絕倫的臆測正在網路流傳.  一個説瑞典人將要合法化公民與河馬通婚.  第二個更可怕.   它説胡錦濤和馬英九可能因為他們創造了台海和平的假象而得到諾貝爾和平獎.  不要説不可能.  ISO 不是稱我們的國家 Taiwan, a province of China, 使台灣既是國又非國嗎?   希望三元先生在《自由聖火》的努力使人類免於這個橫禍.  不要像施明德説是要反貪腐, 其實幫助中國國民黨來消滅台灣人.   
  2. 三元先生一開始這麼寫:
    百年以來,我們在不斷地努力,努力洗刷我們民族的恥辱,但是舊辱沒去,又添新辱。劉曉波代表中國人獲取諾貝爾和平獎,就是我們中華民族新的恥辱。
    作者像是一個義和團式的中華民族  族本主義者. 他覺得中華民族受辱, 湏要努力洗刷. 那麼圖搏民族受中華民族的欺凌屠殺要不要洗刷?
  3. 如果三元先生對劉嘵波的指控屬實. 我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貢獻. 它將使諾貝爾獎評委會更慎重地調查受獎人. 使人類不再憂慮它會頒獎給希特勒.
  4. 如果三元先生對劉嘵波的指控屬實, 我希望他把事實詳細地公諸於世. 為什麼下面他這個在網路上流傳的文章不這麼做?
In our Internet age, any lie and evil-doing will be uncovered and exposed. At this point, I have far more confidence in 劉曉波 than 三元.

讓我們共同努力 揭出諾獎評委會的黑幕
三元 (首發稿)
文章摘要: 中國底層人士在漫漫的黑夜中艱難行進,之所以一線希望尚存,就是因為世界上還有占絕大多數的國家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人們希望他們關注中國人權,希望他們能對中國產生影響促進中國的民主化。諾獎評委會將和平獎送給劉曉波這樣的人,無異於對中國苦難民眾冷水澆頭,是一種助紂為虐的行為。

作者 : 三元,

發表時間: 10/9/2010
百年以來,我們在不斷地努力,努力洗刷我們民族的恥辱,但是舊辱沒去,又添新辱。劉曉波代表中國人獲取諾貝爾和平獎,就是我們中華民族新的恥辱。
劉曉波作為一個作家,曾經為傳播民主知識寫過文章,也撰文抨擊過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對這些,我們一直是尊重和肯定的。但是,進步作家是一回事,獲諾獎是另一回事,不是每一個進步作家都可以拿諾貝爾獎,他的貢獻和獲諾貝爾獎相差太遠。何況,他還是一個品格和道德有著嚴重缺陷的人,中國怎麼能讓一個道德上有嚴重問題的人當舉旗人?
1989.事件發生後,天安門廣場血跡未幹,劉曉波就匆匆忙忙為中共屠殺背書,聲稱天安門廣場沒有死人。這之後,劉又在他的文章中說:六四提供了一個以謊言來撈稻草、自我貼金的良好時機。各種人,懷著不同的動機,說著各異的謊言......。政治性謊言、道德性謊言、求生性謊言、官方謊言、精英謊言、民間謊言......,‘六四被謊言打扮得一塌糊塗,也被謊言強姦得人老珠黃。這其中雖然也說了官方的謊言,但無疑重點是在說.受難者製造謊言。
一些人在讀了劉介紹.的《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一書後,感到的不是心理痛苦,而是生理痛苦:胃受不了,要嘔吐。(見鄭義《這算什麼懺悔》)
把諾獎給劉曉波,就等於承認劉說的是對的,在中國不存在所謂的.鎮壓,.受難者在集體造謊。
近些年來,中國因言論和信仰被判入獄的政治犯成千上萬,這些人中的知名人士幾乎都表示他們曾遭受過中國員警的虐待,只有劉表示在監獄受到柔性化的管理,在押人員提享受到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感到溫暖。
把諾獎給劉曉波,那就是在承認劉說的是對的,中國的所有政治犯都在詆毀中國已經進步了的監獄管理
在諾獎揭曉前夕,有數百人簽名的《呼籲頒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的公開信送交諾委會,事後經人揭發,此信很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別人代簽,這種不公正的行為已經在網路上成了人們傳播的醜聞。
把諾獎給劉曉波,就竺於承認這種不公正的簽名行為是值得信任的。
2005年底,良心律師高智晟律師站在人類道德高度上為法輪功群體呼籲,發起了全球接力絕食維權抗暴運動,此時,劉一夥卻不斷地干擾破壞高的這個正義行動;2006年在美國總統布希接見中國維權人士時,劉一夥卻製造了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余王排郭事件2007年中國維權英雄楊春林先生與3000多農民、上海700多上海訪民發出不要奧運要人權的急切呼籲,劉等急切出來打橫炮,發出了所謂要人權更要奧運。在近幾年的中國人維權活動中,人們都可以看到劉干擾破壞的身影。
把諾獎給劉曉波,就等於宣佈高智晟、胡佳、陳光誠、高耀潔等都不具有獲得諾獎的資格,打壓中國正當的維權活動,而支援同北京和作的所謂溫和派的改良活動。
劉曉波是一個首先上倍受爭議的人物,作家鄭義說劉從來鄙視民眾有意與尼采媲美,並且是一種毫無理論品質的鄙俗與淺薄的鄙視。劉還是爭名奪利之徒,鄭義形容說:八九年春夏之交的劉曉波,每一動作甚至每一眼神都充滿了對名利權勢的渴求。劉對高智晟等人的打壓,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他的爭名奪利的心所驅使。
08憲章》是何人起草?到現在也還不太清楚,但無論是誰起草,有一點是肯定的:不是由劉曉波起草。當時我看到《08憲章》的時候,感到很奇怪,因為這個憲章同劉的一慣思想主張一點也不一樣。
幾年前,劉曾寫過一篇《從俞可平、吳思、劉軍甯看普及民主》的文章,劉說:俞文對民主的理解與目前大陸自由知識界的理解,基本上沒有區別。俞文所講的民主常識,不僅早已成為民間自由主義者的共識,也早已成為黨內開明派的共識。
看過俞可平《民主是個好東西》這篇文章的人都知道,俞的這篇文章是講社會主義民主的,曾經在國內包括新華社在內的多家大型媒體上刊載。這篇文章中沒有自由、人權、三權分立等民主社會最基本的東西,可是劉卻認為俞文對民主的理解與目前大陸自由知識界的理解,基本上沒有區別。其實這個思想才是劉真正的思想,由此我們可以斷定《08憲章》不是由劉起草。
諾獎評委會在很多事情都沒有基本搞清的情況下草草把諾獎給了劉曉波,這其中肯定有不為外人所知的內幕。
諾獎送給劉必然會對中國民主事業造成極大的破壞,中國的民主事業必然會因此分列成眾多的派別,相互之間的爭訌在所難免。在以後的日子裏,中共所布的這個棋子可能會找一個藉口放出來,分列民主陣營的隊伍,利用其掌控的資源破壞中國的民主事業,這也可能正是諾獎評委會所要達到的目的。
在此,希望真正有志於中國民主化的仁人志士、受苦受難的中國國內民眾、海內外一切良心尚存的組織和個人,以及西方關注中國人權的中國底層人的外國朋友行動起來,揭出諾貝爾獎評委會的黑幕。
在漫長的歲月裏,中國有緣獲諾獎的人寥寥無幾,正因為如此,中國人普遍把諾獎看得很神聖,他給中國造成的影響不可低估。
中國底層人士在漫漫的黑夜中艱難行進,之所以一線希望尚存,就是因為世界上還有占絕大多數的國家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人們希望他們關注中國人權,希望他們能對中國產生影響促進中國的民主化。諾獎評委會將和平獎送給劉曉波這樣的人,無異於對中國苦難民眾冷水澆頭,是一種助紂為虐的行為。
我相信,中國人有能力揭穿諾獎的評選黑幕,如果中國人不能做到這一點,那中國的民主化到底還有希望嗎?
(《自由聖火》首發 轉載請注明出處並保持完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